留学生在国外吸食笑气成瘾 身体垮掉坐轮椅回国
发布日期:2017年07月05日   文章来源:北京青年报   作者:
[打印本页]

  

  林娜提供了她在西雅图吸食用的笑气弹

  

  林娜自述

  一篇名为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的文章,在网络引发超过10万次点击。文章中,一名在西雅图留学的中国女学生自述,因为好奇,在国外吸食笑气,导致生活及身体机能全面紊乱,最终不得不放弃学业,坐着轮椅回国的经历。

  “笑气”,化学名称为一氧化二氮,位列危险化学品名录。但这种危险的气体,却以另一种方式,在年轻人间悄然流行,同时,不可逆的伤害如影随形。

  昨日,文章主人公,女孩林娜(化名)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讲述了自己吸食笑气半年多来的变化。目前,她仍在北京的医院接受治疗,不能独立行走。对她来说,危害不仅存在于身体,更多的打击来自精神。“很可怕。出国读书约10年,我一直都很有克制力,但吸了这个,毅力全被摧毁了。”

  讲述

  第一次吸是出于好奇

  回忆起半年多来吸食“笑气”的经历,女孩林娜重复说道,“很可怕”。林娜自述,因为吸食过量笑气,她一度出现双腿“站不起来”和失禁的情况,为此,她中断留学,提前回国接受治疗。

  北青报记者此前报道,日常生活中,“笑气”常被用来制作DIY蛋糕裱花、花式咖啡和分子美食。同时,在网上售卖的各类笑气气弹的包装盒上,明确标明它是淡奶油发泡的食品加工助剂,“不可直接食用”。

  但是,在一些年轻群体中,大家心照不宣,使用笑气来制作“嗨气球”。

  制作步骤简单,材料易得。吸食后短暂的快感,让不少年轻人为之痴迷,甚至有人将它视为聚会时“调动气氛”的物品。

  北青报记者此前调查发现,在国内,线上销售笑气弹、教授制作“嗨气球”的商家,比比皆是。而林娜则告诉北青报记者,在美国西雅图,笑气弹的销售更加普遍,“在留学生群体里很流行”,而售卖的方式也更加直接,“一般烟店都有卖,很多人成箱成箱地买”。

  和很多人一样,林娜第一次吸食笑气,是出于好奇。“我感觉我认识的留学生里,有一半人吸过笑气。我们管这叫做‘打气球’,当时很多人告诉我,说‘打气球’会让人比较舒服,还说它比抽烟喝酒的危害还要小。”

  随后,林娜在自己住的公寓附近,买了四五盒笑气弹、奶油枪和一些气球。“第一次吸,我就用光了四五盒,每盒里面有24支,差不多有100多支。吸完之后,就感觉脑袋里在蹦迪一样。”这是林娜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感,在此之后,“打气球”变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。

  细节

  曾一个月“打气球”花掉十几万

  林娜描述,自己是一个“很不容易放松的人”,在国外求学,自己照顾自己,也让她时时处于比较紧绷的状态。“打气球”似乎给林娜提供了一种解脱的方式,但危险,接踵而至。

  林娜回忆,“打气球”的第一个月,她没有像很多人描述的那样,出现幻觉,她只是感觉,睡觉开始变得有点困难。“心脏不舒服,会一直嘀嘀嘀嘀的,跳得很快的那种感觉。”

  身体发出的危险信号,林娜没能及时接收到,以至于对“打气球”越陷越深。林娜回忆,公寓附近的烟店,一箱笑气弹卖180美元(折合人民币约1220元),“多的时候,一天能花掉七八千元‘打气球’,一个月能花掉十几万,都是一箱一箱地买,一箱24盒,一盒24支,打完晕晕乎乎的,然后睡着了,睡醒之后又接着打。”

  两三个月时间,因为“打气球”,林娜花掉了几十万元。这些钱,一部分是父母给她的生活费,另一部分,则是她打工挣来的。

  如果一切顺利,林娜明年就能拿到毕业证,或是继续深造,或是回国工作,但因为一天花上10多个小时在“打气球”,她不再去学校上课,求学之路也被强制按下了停止键。

  几个月下来,林娜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都产生了变化。“打完气球,脾气会特别暴躁,还很容易饿,迷迷糊糊地点完外卖,等到送到公寓的时候,我又不想吃了,那段时间,我房间里到处都是食物腐烂的味道。”

  林娜还察觉到,因为毒素排不出去,自己的前胸和肚子上,长出了许多红色点点状的小包,双手也因为长时间握着奶油枪,开始脱皮。

  悔意

  希望警醒同龄人

  每天“醉生梦死”的状态,也被同在美国的亲人,如实地反馈给了林娜在国内的父母。不想让父母担心,今年年初开始,林娜“戒”过两个多月。“但是停下来的时候,特别难受”。最终,今年3月份,林娜“复吸”了。

  复吸之后,林娜的吸食量比以前还大,“一箱一箱地打”,随即她开始出现幻觉,甚至觉得有人在追杀她。更严重的是,林娜的双腿时常觉得无力,“站不起来,像瘫痪了一样”,以至于她选择躺在公寓里,陷入“打气球”,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,醒来再接着“打气球”的恶循环。

  彼时的林娜,已经失去了自控力。由于一个人住,林娜的变化没有被及时发现。等到好朋友上门来找她,发现她已经严重到出现了失禁情况。“她来找我的时候,我已经5天没吃过饭,没喝过水了,我忘记打了几箱了,也忘记自己当时是什么状态了。”

  随后,好友将林娜送去医院,入院两天后,林娜被父母接回国。出首都国际机场时,林娜坐在轮椅上,这和大半年前健健康康的她,判若两人。

  专家

  会导致神志错乱等危害

  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专攻药物依赖型、毒品、神经药物研究的专家陆林,曾告诉北青报记者,“笑气”,即一氧化二氮,是一种吸入性麻醉剂,如果用在做食品上,对人体是没有任何危害的,但是一旦用于吸食,对身体就会产生危害,“这种危害好比是煤气中毒,是不可逆的”。他进一步解释,少量吸入笑气,会引起神志错乱、谵妄,但如果长时间暴露于一氧化二氮中,将会导致智力、视听功能障碍,降低肌肉的收缩能力。

  这些危害,在林娜身上得到了验证,医院的检查结果,显示她的运动神经受损,“(体内的)维生素B12也几乎没有了”,直到现在她还坐在轮椅上,不能独立行走。但幸运的是,林娜被送医及时,随后服药、接受治疗至今。现在有人搀扶,林娜已经可以慢慢地走一段路了,比起之前近乎瘫痪的状态,她感到些许安慰。

  对林娜来说,现在一想起“打气球”的这段经历,悔恨便挥之不去。“很可怕。比起身体,心理上的打击更大。十几岁我就出国读书,在此之前,我觉得自己一直是一个克制力很强的人,但是吸了这个……感觉毅力被摧毁了,一点也没有了。”

  林娜感觉自己应该做点什么。6月29日,在微信公众号“JK心灵鸡汤”上,她看到了转载的“气球把我身体打垮了”的一文,发现里面的遭遇和自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通过后台,她忐忑地将自己的经历写了下来。6月30日发布后,林娜的自述随即成为10万+的热文。她一时间有些蒙,“我不想引起那么多关注,只是希望更多同龄人看到我的遭遇,以此为鉴,不要再碰(笑气)这个东西了。”(文/本报记者张雅)

更多精彩:科学master 科普健康伴随你

(责任编辑:草原石人)

0
 相关链接
  · 女留学生在国外吸食笑气成瘾 身体垮掉坐轮椅回国
  · 轮椅上的茶商:致富不忘回报社会
  · 24岁姑娘欲坐轮椅参赛马拉松 梦想跑到全世界
  · 神奇!美国男子推轮椅完成全马 成功跑进3小时
  · 中国残奥冠军首战纽马 轮椅爆胎获好心人帮助
  · 里约残奥轮椅女篮赛打响 中国72分狂胜赢开门红
  · 中央领导人点过赞的正部级女官为何这么强硬?
  · 中央领导人点赞的正部级女官为何这么强硬
  · 轮椅上,大师成了合影道具
  · 轮椅上的忏悔
 读者评论
 

Copyright 2000-2012 Kaiwin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关于我们|编辑信箱授权许可版权声明服务条款我要链接|广告服务|官方博客|官方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