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侣之间相互表达对安全感的需求很有必要
发布日期:2019年03月20日   文章来源:中国妇女报   作者:
[打印本页]

  “当我觉得没安全感,想让男友多主动联系我,多表达一些对我的肯定、关心和理解时,男友就会跟我说,‘安全感不是别人给的,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。’我被噎得说不出话,因为我实际上也认同,不应该在别人那里要安全感,安全感应该来自自身,但是我做不到。我该怎么办呢?”我们常常会听到或看到这种问题,很有代表性。

  人有不安感是很自然的

  在关系当中,如果爱伴侣,人自然会在乎伴侣如何看自己,是不是也爱自己,害怕伴侣对自己丧失兴趣。理性让人知道,伴侣过去爱自己,不代表他(她)现在或是未来也会继续爱。人们现在相处愉快,不代表他们未来也一定在一起,只是提高了持续在一起的概率而已。一方面,分开的可能性永远存在,另一方面,人们内心对恒久之爱的渴望也永远存在。所以,人在关系中会有不安感,这简直是再自然不过了。

  英国当代思想家阿兰·德波顿主编过一本书《爱情的真相》,书中这样说:“成年生活为我们如何行事设立了太多强硬的规范,它试图教导我们保持不合情理的坚强。它暗示我们,伴侣不在我们身边几个小时,我们便希望对方表明自己依然爱我们,可能不正常,或者仅仅由于伴侣在聚会上没有太关注我们,离开时又不想走,我们就希望对方保证并没有对我们失去兴趣,可能也不正常。但我们常常需要的正是这种安全感。我们永远无法终止为人接受的需求,这并非弱者或能力不足者才有的祸事。”

  独立、强大,和需要安全感,并不矛盾,甚至在关系中,能坦然表达自己的不安全感,在一些情境下,也是对关系有安全感的表现。

  《爱情的真相》一书还提出,从某些方面来看,“不安全感是健全的标志。它代表我们没有允许自己将别人的好视为理所当然之事。它代表我们实事求是,明白事情可能真的不随人愿,也代表我们足够投入重视感情。”书中建议,“我们应该频繁地创造机会,也许每隔几个小时就要自在、正当地寻求确认。‘我真的需要你,你依然需要我吗?’这理应是十分正常的询问!”

  在过去的恋爱中,我有过类似隔几个小时就想和对方说两句话的状态。我后来觉得,这样做是不是有点黏人,便停止了这一行为。再后来,这一需求似乎就淡掉了。我还觉得自己成长了。但和现在的男友在一起后,他很自在地表达他对亲密关系的需求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。如果我全天不跟他说话,或是忘了回复他留言,他会表示失落,希望我有空的时候,能跟他说话。

  最开始,我还会笑他,是不是太缺乏自信了。但后来,我意识到,其实我内心喜欢这种亲密程度较高的相处模式。我之前不表达,只是因为担心被嫌弃。当我难以接纳和表达自身对安全感的需求时,我也会难以接纳他人对安全感的需求,难以耐心给出回应。

  在我心里可能有这样一个声音:我都不需要别人给我安全感,凭什么别人需要我给他安全感?但实际上,在关系中,我需要别人给我安全感。

  很多人,包括过去的我在内,都会觉得表达对安全感的需求,有点丢人。哪怕自己有担心有焦虑,也会强行否认自己的感受,或是想着自己消化。但这种压抑其实并没有真的解决问题。而且,压抑时间久了,很可能会在之后某个点,突然爆发。你可能会在原本你不会在意的小事上,也想找伴侣的麻烦。

  承认我们对安全感的需求

  更好的处理方式是,承认我们始终都有安全感的需求。而且我们对安全感的需求比我们以为自己所需要的,要多得多得多。哪怕就在一天当中,我们可能都会有好几个时刻,希望从对方口中听到“你好棒”“我很爱你”这样肯定的表达。如果我们能够意识到这种需求其实很正常之后,我们便可以接纳自己的,以及伴侣的需求。

  如《爱情的真相》所说,我们会“明白脆弱以及不断被需要的安全感都是健康、成熟的,而流露柔弱、表现依赖又是很困难的。”我们会换一种眼光看待在关系中索取安全感的行为。我们会不再害怕向伴侣表达自己的不安全感,也会愿意在伴侣向我们要安全感和爱的证据时,慷慨给出,而不是把他(她)当成一个内心软弱、不够独立的人。

  另一件需要提醒的事是,当你表达缺少安全感时,你爱的人是不是一定会温柔回应你?答案是不一定。

  如果他(她)无法温柔回应,你和他(她)沟通也是无果,你可能会为自己对安全感的求而不得感到痛苦,继而迁怒于自身居然对安全感有需求,想要说服自己,这个需求不重要,想把它扼杀掉;你也可能负气,觉得恋爱没什么好谈的,我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。但实际上,你的需求没有错。只是很遗憾,这一次恋爱中,你爱的人无法满足你的需求,你们不合适而已。

  而如果你是那个对方向你要安全感时,第一反应是“好烦”的人,你需要想一下,你是不是压抑了自我对安全感的需求,以及你真的爱他(她)吗?如果不管什么时候,对方向你索要安全感的证明,你都觉得对方多事,那可能说明,你没那么爱他(她)。

  对方也有拒绝给予安全感的权利

  我对安全感的看法,经历过了三个阶段的变化。

  第一阶段,我会觉得,我在关系中需要有安全感。你是我恋人,安全感这个东西,就应该你来给我。一旦你让我觉得不安全了,那就是你的错。

  第二阶段,我会觉得,安全感是我自己的事,跟其他人无关。我不应该在别人身上找安全感。

  到了第三阶段,也就是现在,我意识到,我可以通过个人努力,在自己的生活中获得更多安全感,比如认真工作获得经济保障、社会认可,比如通过结交朋友、关爱家人获得更牢固的社会支持网络。

  但我依然需要他人,尤其是我爱的那些人,给我安全感。同时,我也不认为,对方必须满足我对安全感的需要。我有表达需求的权利,对方则有拒绝我的权利。如果对方拒绝次数多到让我觉得难以接受,沟通又无效的话,我会起身离开,寻找一个愿意满足我对安全感的需求、同时他(她)也需要我给他(她)安全感证明的人,从而让自己进入到一段更健康的亲密关系。

  在这样的关系里,伴侣间应是相互需要的,会在言语和行动上肯定对方,给彼此安全感,并且双方都不应觉得表达对安全感的需求有什么问题,也不会认为给出安全感的证明,是个负担。

(责任编辑:梦月)

0
 相关链接
  · 本周气温先升后降 大家外出要适时增减衣物
  · 如何有效预防颈椎病?平日里常做滚背运动
  · “排毒大法”真的有效果吗?听听专家咋说
  · 不敢相信!记忆力竟然与看电视的时间有关
  · 亲子沟通方式很重要!可以决定孩子的情商
  · 关于食品的保质期你了解多少呢?为你揭秘
  · 人生最幸福的年龄不是18岁而是16岁和70岁
  · 心理专家教你六招可迅速改善你的情感关系
  · 如果没有天生的乐观心态 那就后天努力培养
  · 心理专家教你迅速改善你的情感关系
 读者评论
 

Copyright 2000-2012 Kaiwin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关于我们|编辑信箱授权许可版权声明服务条款我要链接|广告服务|官方博客|官方微博